广运网

广运网>综合>宁夏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部半年报

宁夏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部半年报

阅读:526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19-12-03 11:12:33

(d51版本附后)

一是申请人提交的董事会决议——被申请人认可该决议的真实性。《董事会决议》规定,董事会会议以通信表决方式召开。五位董事出席了会议:李维东、马伟、马风、陈晓飞和路捷。他们签署了“董事会决议”。二、第一被申请人声称2015年10月16日会议出席人数不符合第一被申请人章程的规定,董事会决议未达到章程规定的表决比例。对此,仲裁庭指出,被申请人临时董事会会议的与会人数和构成上述董事会决议的董事会决议的票数均达到《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的人数。第一被申请人认为董事会会议的与会人数和表决票数违反公司章程的,可以依照《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董事会决议,但第一被申请人的股东未实际行使上述撤销权。

第四,关于被申请人的主张,李维东等人知道其董事会无权审查该提案,并授权马伟签署补充协议。他们知道补充协议需要提交第一次被申请人股东大会审查并向公众披露。李维东也是索赔人的股东和董事。因此,可以推断,两个申请人完全了解上述事实,并有通过缔结补充协议损害被申请人利益的共同意图。

仲裁庭认为:首先,根据以前的分析,补充协议的签署不需要报第一被申请人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其次,根据本案证据,2015年10月16日,第一被申请人李维东、马伟、马风、陈晓飞、路捷五位实际投票董事参加了临时董事会,其中陈晓飞为董事会秘书。以上董事均签署了《董事会决议》,签名属实。董事会决议称“会议通知已于2015年10月10日以手写、电子邮件或传真方式发送给每位董事”,由此推断第一被申请人的每位董事都知道或应该知道会议将对签署补充协议进行审议和表决。但是,第一被申请人的全体董事,特别是出席会议的五名董事,对于董事会是否有权审查该“议案”,或者该“议案”是否必须先报股东大会批准,或者该“议案”的表决是否不符合公司章程规定的表决人数,均未提出任何异议。表明第一被申请人董事会全体董事,特别是参与表决的董事,也认为或默认第一被申请人董事会有权审查并签署《补充协议》的议案,表决程序正常。

那么,在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不能假定“只有”李维东知道或应该知道“提案”应该由第一被告的股东大会批准, 当然,在没有一位参加董事会表决的董事反对审查“提案”并授权代表签署“补充协议”的行为的情况下,不能假定两位申请人知道或应该知道上述事项,并有通过签订“补充协议”损害被申请人利益的共同意图。 因此,仲裁庭不能批准被申请人的上述主张。

综上所述,在第一被申请人的“董事会决议”表明其董事会审议通过了“提案”并授权马伟代表签署补充协议的情况下,马伟有权代表第一被申请人签署补充协议,马风也获得了第二被申请人董事会的授权,且没有证据表明两位申请人恶意合谋协助签署补充协议。此外,补充协议签署后,第一被申请人根据协议向申请人支付股权转让和罚息的行为也构成其对补充协议效力的认可,即对马伟代理的认可。

同时,仲裁庭还注意到,自双方于2015年10月16日签署《补充协议》以来,两名被申请人从未根据《转让协议》履行其支付义务,也未收回申请人应向其支付的文卓时装的履约保证金,而是根据《补充协议》向两名申请人支付了三笔股权转让款和罚息。这一事实支持了第一被告授权马伟签署补充协议的事实。

5.补充协议是否严重损害被申请人的利益及其对补充协议效力的影响

被申请人认为《补充协议》严重损害了被申请人的利益,是无效合同,对第一被申请人没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判断申请人和被申请人权利义务的依据。

申请人认为补充协议不损害被申请人的利益。第一被告随后履行本协议也构成对本协议的批准,补充协议合法有效。

对此,仲裁庭认为,根据《转让协议》双方的履约情况、双方签署《补充协议》的要求以及双方证据材料对《补充协议》相关条款的详细分析和比较,不可能得出《补充协议》严重损害被申请人利益的结论。此外,从签署和履行情况来看,《补充协议》也是双方表达真实意图的协议,不应影响《补充协议》的效力。

6.补充协议和股权质押合同的效力

被申请人声称《补充协议》为无效合同,《股权质押合同》为《补充协议》的附属合同,因《补充协议》无效而无效。同时,《股权质押合同》未经第一被申请人董事会审议通过,而是由李维东作为被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擅自签署的。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若干问题适用的解释》(法世[〔2000〕44号)第十一条,股权质押合同对被申请人不具有约束力。

申请人认为补充协议合法有效,股权质押合同是转让协议和补充协议的保证。即使假设补充协议无效,股权质押合同仍然合法有效,因为转让协议合法有效。

对此,仲裁庭认为:

一、本补充协议由第一被申请人董事会授权代表马风、第二被申请人董事会授权代表马伟、第一和第二申请人法定代表人签署,并加盖上述四方公章,符合《合同法》规定的合同成立和生效条件。此外,在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李维东和马伟恶意串通两个申请人签订补充协议,损害被申请人的利益,补充协议的签订和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仲裁庭认为《补充协议》合法有效,可以作为确定双方权利和义务的依据。

第二,本案涉及的两个股权质押合同从属于补充协议。其中,《股权质押合同》1由上述双方法定代表人签署,并加盖上述双方公章;《股权质押合同》2虽然只有合同双方法定代表人李维东在没有双方公章的情况下签字,但考虑到上述两份《股权质押合同》于2016年1月4日经北京市商务委员会签署批准后,两份质押合同中质押的股权已经登记,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6年1月11日分别发布了设立股权质押的登记通知。自那以后,两个被调查者没有对股票质押提出任何异议。因此,仲裁庭在本案中承认了两个股权质押合同的合法性和有效性。

获奖后,公司进行了认真的研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

“当事人提供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

(a)没有仲裁协议;

(二)决定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

(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裁决所依据的证据是伪造的;

(五)对方隐瞒足以影响公正的证据的;

(六)仲裁员在案件仲裁中收受贿赂、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

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定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

人民法院认为裁定违背公共利益的,应当裁定撤销。"

虽然公司不认可该裁决的部分意见和结论,并有保留意见,但经过认真细致的研究,公司认为,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做出贸易仲裁裁决后,公司客观上无法将《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上报主管机关调查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原因如下:1 .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是最终的,不能撤销。公司不能客观地向法院提起诉讼,撤销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2.公司的调查方法和能力有限,很难获得相关人员的配合和支持公司诉讼的有效证据。3.根据《贸易仲裁裁决》,结合公司现有证据,确实没有有效证据证明签署《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当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客观地说,公司不能证明其签署本协议构成董事的自我交易;4.根据贸易仲裁裁决,结合公司持有的现有证据,确实没有有效证据证明公司当时的法定代表人在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时积极追求或积极推动股权转让交易各方签署本协议。客观上和主观上,确实没有有效证据证明相关人员恶意串通损害公司利益。5.证据是诉讼的基础。在客观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相关人员是否恶意串通损害公司利益无法证明。通过诉讼追究相关人员相关法律责任的目标无法实现,公司起诉需要一定的时间成本。6.根据公司流动资金的实际情况,公司无法按照“奖励”偿还对文卓时尚原股东的欠款,因此无法执行有效的“奖励”;7.考虑上述有效仲裁的执行情况,消除贸易仲裁裁决对公司的潜在影响;8.避免这部分股权资产在公司进入破产重组程序后被折价拍卖。拍卖所得可能无法完全弥补公司对文卓Vogue原股东的欠款,而“奖励”中的义务仍需履行,从而造成更大的损失。9.北京文卓是一家以贸易为导向的公司。该公司用股权偿还债务后,仍持有25%的股权。保持公司管理层的稳定有利于维护公司利益。

基于上述考虑,本公司与另一方协商,并通过使用这部分股权溢价来抵消本公司及其子公司欠另一方的欠款,双方同意本公司在一揽子解决文卓时尚问题后不再追究此案。

(4)公司仍持有文卓时尚25%的股权。根据文卓时装最新的章程和董事会成员名单,公司一直无法对文卓时装施加重大影响。至于剩余股权价值,根据北京中天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2019年6月20日出具的评估报告,2018年12月31日基准日文卓时尚所有股权的评估价值为447,820,000元。在此基础上,公司按25%的比例确认长期股权投资的账面价值为111,955,000.00元,并对账面历史成本137,500,000.00元与其之间的差额计提减值准备。

根据2017年新金融工具准则,公司将文卓时装25%的股权归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应列入“其他股权工具投资”项目会计和属于列报分类错误的“长期股权投资”项目会计,公司将予以纠正。

2.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贵公司营业收入为4.23783亿元,同比下降51.86%。营业利润为-5.32274亿元,同比亏损近36%。请结合贵公司所在行业的发展趋势、主营业务的变化、合并报表范围的变化、财务状况和资本状况等,说明报告期内贵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降、营业利润损失金额大幅上升的原因。

回复:

自2017年以来,由于流动性不足,公司已被限制购买正常运营所需的原材料。尤其是进入2018年后,公司面临大量债务违约,债权人纷纷起诉,流动性严重不足。而且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成本上升,原材料储备不足,公司的生产经营陷入困境。公司被迫调整运营模式,在原有的采购-生产-销售运营模式的基础上增加大量来料加工业务,以维持工厂的运营和基本运营。

结果,占公司资本投资比重较大的水洗羊绒及无绒产品销售收入下降1.02875亿元,羊绒纱线销售收入下降2.45516亿元,羊绒服装收入下降5881.34亿元,占同期下降的88.97%。

公司营业利润为-5.32274亿元,比上年同期亏损增加1.418287亿元,主要是由于毛利率持续下降,罚款增加,导致财务费用比上年增加。

3.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贵公司加工费业务毛利率为-80.20%,同比变化-62.09%。请解释具体内容、主要客户、销售政策、信用期政策等。并说明加工费业务毛利率为负和去年同期大幅下降的原因和合理性。

回复:

本公司当前加工费收入明细如下:

加工来料的主要客户如下:

公司加工业务毛利率为负,主要是由于本期羊绒纱线销售和羊绒产品订单大量流失。公司主要依靠来料加工来维持公司的运营,以及施工不足造成的单位生产成本高。其中,公司羊绒染坊业务的经营率不到50%,针织产品加工业务的经营率不到30%,亚麻纺织印染业务的经营率不到40%。

4.贵公司2018年审计报告涉及的事项包括部分客户的期末应收账款,相关应收账款余额为7.15991亿元。上述应收账款是贵公司子公司宁夏尹仲羊绒原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料公司”)的债权。从2012年到2017年,原材料公司收购了原棉,并将其加工成水洗羊毛,然后出售给相关企业进行脱绒梳理。根据上市公司的生产情况,原材料公司从这些企业购买不同规格和型号的无绒布。相关应收账款是原材料公司向这些企业出售水洗棉绒形成的应收账款。截至2018年底,本公司管理层对上述大额应收款项减值57161.2万元。2019年,公司将按照2018年应收账款与存货专题分析会的会议精神,加强公司应收账款的归集与存货管理,避免因剩余债权造成坏账和休眠账户。同时,贵公司已取得这些企业与原料公司之间的动产质押合同,保证羊绒原料及产品在货款无法偿还时作为质押担保。请说明:(1)公司2019年加强应收账款催收和库存管理的具体措施及实施效果。(2)动产质押合同的签订时间、主要合同条款、合同金额及有效期、履约审查及披露程序,并说明质押所用的相关羊绒原料及产品是否能够覆盖贵公司相应应收账款的原值。如果没有,请给贵公司足够的风险警告。

回复:

(1)2019年初,公司计划通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等方式收回上述小企业的债务,并已向宁夏尹仲羊绒原料有限公司发出《关于通过法律手段收回应收账款的通知》,但由于2018年下半年债务危机爆发,资金链几近断裂。 母公司和原材料公司资金短缺,一些银行账户被关闭,母公司及其子公司甚至无法支付正常的经营费用,也没有额外资金支付大笔法律费用和诉讼及其他相关费用。 此外,宁夏8家地方羊绒企业相继向当地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和重组,部分小型羊绒企业倒闭。虽然神龙等企业仍保持基本运营,但财务状况依然紧张,基本没有现金偿付能力。同时,在行业整体困难的背景下,考虑到行业整体财务风险和行业摆脱困境的需要,地方政府和法院不支持物资公司通过向债务人提起诉讼解决债务问题。基于上述主要原因,公司尚未启动法律程序催收债务,只能频繁派相关业务人员催收债务,但收效甚微。公司希望在破产重组过程中尽可能多地解决上述企业的应收账款问题。

自从公司被法院裁定接受重组并进入程序后,经理也一直在积极收集外国债权。根据公司提供的外部债权资料和公司对经理的介绍,公司的外部债权主要包括销售款、保证金、保证金等。根据破产法的相关规定,管理人已向公司共36名债务人发出讨债函,并积极与提出异议的债务人沟通,敦促他们与公司进行核对,努力收回公司的外部债权,保护所有债权人的权利。

(2)作为处理中银羊绒原料有限公司欠款的保证措施,中银羊绒原料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2日分别与俊峰、中兴、浩宇、于慧、盛龙、安德宇签订了《动产质押合同》。合同细节如下:

上述合同由债权人中银羊绒原料公司签署。宣誓时没有长毛绒、织物、纱线等。出质人应当自合同签订之日起3日内将质押物移交质权人保管,出质人清偿债务后质权人应当返还质押物。由于本合同约定的质押方式是质押财产由质权人保管,无需第三方登记或证明。

质押是担保债务的方式之一。作为增加债务人对处理中银羊绒原料公司债务的信任的措施,质押不属于公司章程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的董事会审议的交易。因此,上述合同由原材料公司签署。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9.1条,保障上市公司子公司债权的合同不属于本条应披露的交易,公司未披露上述合同。2019年7月,为慎重起见,我公司在编制对贵公司2018年度报告询价信的回复时,参考了相关规定。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1.11.5条,“上市公司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及时向本所报告和披露: (九)签订重要合同可能对公司资产、负债、权益和经营成果产生重大影响的”。上述合同对子公司的权益有重大影响,应予以报告和披露。公司董事会就信息披露中的任何重大遗漏向广大投资者道歉。

从上表可以看出,对于已经签订动产质押的企业,除灵武市骏丰羊绒有限公司质押所涵盖的公司应收账款原值略有不足外,其他债务人质押的动产可以涵盖公司相应应收账款的原值。

5.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贵公司确认利息支出为4.158399亿元,同比增长51%。请根据计息负债本金和平均利率的变化,说明报告期内贵公司利息支出大幅上升的原因和合理性。

广西快乐十分 湖北快3投注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